拖延症晚期不治【南容】

可以叫我南容或是Mev:——)是混盗笔圈、全职圈的小透明。。同时也是二次元小伙伴,大家快来找我玩呀XD平时也就撸撸文,画画画。。。求关注,求评论LOL
(最近被伯伯拉去谈人生,决心好好学习/手动再见。。。不定期在线)强调/我练功发自真心━((*′д`)爻(′д`*))━!!!!/

「喻黄」你有没有见过他 01


☆旅拍摄影师喻x流浪画家黄
☆双方都在国外
☆可能周更吧,不急,不急,毕竟这里医学系。未知长度,没想好
☆祝,食用愉快。笑

Part 1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阳光从百叶窗外渗漉下来,凝滞在床单上昏昏欲睡,就像是油画。他睁开眼睛望了半天的天花板,半睡半醒间哼唧了几声,终究翻了个身又缩进丝绒被里,试图睡个回笼觉。

北欧的天气实在冷,柴火在壁炉里发出劈啪声响,火光影影绰绰在房间里跳动。火焰很温暖,这恐怕是寒冷冬日里最接近阳光的存在了吧。

只可惜到底不是阳光,过于莽撞,让黄少天被照耀的背部发烫。他懒得动,撇撇嘴说了句什么,还是陷入了更深层的睡眠。

一个男人从门外走进来,轻手轻脚在桌上放了些吃食,接着慢条斯理坐在了桌边的沙发上,单手撑着半歪的头,似乎是在盯着床上的人看。男人是个极俊雅的男人,有着匀称的东方人的眉眼,火光与阳光在他身上交融,可他却依然展现出温和的气质,在这个西式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显眼。

犹豫了半晌,他伸手拉了拉黄少天身上的被角,试图唤醒这在大好晨光中熟睡的人。未承想被犯起床气的小狮子拽进怀里,脸紧紧地贴在他裸露的胸膛上,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呼吸困难。

于是黄少天彻底醒来的时候,诧异的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在陌生的房间躺在陌生的床上,被一个不知姓名却感觉很熟悉的男人抱在怀里。他很费力地抬起头,正好撞上那个人含笑的双眼。

“少天。早上好啊。”

……

“喻,喻文州???我靠喻文州你怎么在这儿啊???等等我没有回广州啊你不是应该在国内吗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到底是我穿越了还是你穿越了啊???还有这里是哪里啊???我…f**k…??!!”

黄少天货真价实从喻文州怀里跳了出来,充分展现了一把游荡各国应有的身体素质。体格匀称有些薄肌肉,在北欧呆久了不见阳光,肤色也有些向当地人看齐,让全身上下意味深长的红色痕迹更为显眼。他坐起来才感觉到身体上的不适,脸上一下子通红。

“喻文州,你说清楚,我们昨晚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喻文州依旧是几年前的那副慢性子,不急着说话,只是把身下的被子拉起来,披到黄少天身上,拢拢好不让他着凉。他拿起床边桌子上的早餐面包塞黄少天嘴里,一面斟酌着如何开口。他眨眨眼,试图忘掉眼前不停浮现的,昨晚bar里黄少天醉醺醺地贴上他唇的那一幕,以及…支吾着呻吟求饶的画面。

“……少天,昨晚跟你讲过,我来这里旅拍,估计要留很长一段时间。”

“哦是这样的嘛,我已经忘了啊你应该来之前就讲的喔……那么,昨晚我们到底是什么回事??你说啊???”

“如你所见。”

黄少天哽住了,脑海中的回忆之潮慢慢涨上来,满脸通红嚼着面包埋进被子装死。喻文州把他拉起来,面色不变的让他穿好衣服继续吃早饭,别着凉。

等黄少天倒腾好自己后,喻文州已经在翻看他的速写本了,极快的一页页翻过去,也不知道有没有看清,或许只是单纯的消磨时间。他凑过去和喻文州一起看,自然而然窝在他怀里,亲密得如同恋人一般。

过了好一会儿黄少天才想起来这个场景是多么的熟悉,突然那些少年时候的事情像野鸟一样在脑海里回旋飞行尖锐鸣叫。做过恋人的……18岁前他们也是这样相拥翻看黄少天的画或者喻文州的相机,相互夸赞或者挑毛病,广州夏日的热浪在他们身上留下汗水,却未尝让他们松开怀抱。

直到18岁那年的猝然分离。

没想到久别重逢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庆祝啊。黄少天一边想一边挣脱他的怀抱,任凭壁炉火焰燃烧,走到窗边拉起百叶窗,打开窗户的插销给北欧的寒冷的北风一个通路。

林喻||同居日常–煲汤

恋爱时地域差别是个非常有趣的事情,总能提供一个奇妙的新世界。
比方说煲汤之于林敬言。
林敬言一直都不知道喻文州为什么那么喜欢煲汤,隔三差五就会拿出砂锅或者炖盅,除了肉与蔬菜,还会扔进去一些分辨不出名字的中药材。靓汤固然好喝,可那些药材与发散出的中药味,总让自己在尝试第一口时充满了犹疑。
然而,当他看着自家爱人慢条斯理系上居家围裙,一手摁压食材,另一手利落地把食材切成厚薄均匀的各种形状,眼里总是沉静而专注时,画面过于诱人,总让他想凑过去亲吻,直到揉碎爱人眼底的处变不惊,让这化成一片南方的潋滟水泽。
这样来看,煲汤也是一种赏心悦目的事。

但,也不是所有的汤,他都很乐意喻文州去煲。
比方说不知道联盟里哪位人士用何种方法让喻文州煲的美其名曰的巴戟杜仲海龙瘦肉汤。

其实故事是从蓝雨和兴欣赛后的一次聚会开始的。
职业选手,基本不喝酒,但是与酒有关的娱乐项目还是可以试试的,比方说猜拳。
方锐端了杯橙汁过来敬,拉着黄少天让他喝,未承想他尿遁,只得顺势拉了喻队来顶。喻队长无奈端起茶水杯,微笑看着来人。哦,方锐啊,不是林前辈最受好评的组cp对象吗。
喝,怎么不喝。
只可惜赛场上的心脏对猜拳并没有什么帮助,很明显,今天的喻文州运气不是太好。
“哎嘿,喻队啊,你可是输了啊!”
“那么,我喝茶?”
方锐笑嘻嘻从身后接住了叶不要脸临时要的一瓶酒,说道:“要玩就玩大的嘛,怎么样,来杯酒?还是...?”
喻队摇摇头拒绝了酒,从方锐另一只手中接过纸条。一看,纸条歪歪扭扭写了几个字“巴戟杜仲海龙瘦肉汤”。他疑惑的看了眼方锐,只见那人笑嘻嘻地凑过来说:“听说你们g市人很会煲汤,怎么样,给咱家的林大大煲一个呗?”
呵呵,你家的?很明显喻文州的关注点错了。
他扭头看看身后兴欣一帮人,魏队和叶神一边咬耳朵一边看着他笑,看样子这个陷阱自己是踏进去了。
他只得叹口气应承下来,抱着林前辈不懂这汤的假设。

当他提出要煲汤的时候,林敬言没有拒绝,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家文州脸上的古怪神色。

“你在...干什么?”喻文州歪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蹑手蹑脚走进厨房的爱人。
林敬言回头晃晃手机,笑了笑说:“这不,拍张照。”
出于某种叫做嘚瑟的情绪,林敬言把煲好的汤po到了微博上,还贴心的艾特了文州并附送一个小心心。
一时间林喻tag的热度被刷到了top1,林方老粉惨痛地艾特方锐还齐刷刷附带一排绿色爱心。
直到......黄少天的转发横空出世。
“黄少天V:哈哈哈哈哈哈哈林敬言我给你科普一下啊,看这材料,这是巴戟杜仲海龙瘦肉汤,你知道功效是什么吗??补肾壮阳!!哈哈哈看来我队长对你的一些功能不太满意啊哈哈哈哈哈哈!//林敬言V:@喻文州V [图片]”
微博众人笑的很嗨,尤其是以方锐为代表的兴欣。

“......文州,你不准备对我解释些什么吗?”林敬言从背后环住在看书的爱人,把手机上的文字展示给他看,一手状似无意在他喉结上画圈。
“和兴欣的游戏输了,这是被要求的…”喻文州缩缩脖子试图躲过他的手指,不料被制住半晌只好放弃挣扎,“你不会……以为少天说的就是我的想法吧?”
“没有这种想法吗?”
“真的没有。”
“我不信。不如让我证明一下,好吗?”
“咳……不好。”
“这可由不得你了。毕竟,汤我也喝了,总该表示一下谢意。”

“林前辈……唔,放开我…你这样是不是有些流氓了?”
“不错,正是我。亲爱的术士先生?”

不如一炮泯恩仇。

后来?
后来,黄少天等人接受了自家队长最亲切的问候。

摸鱼 少天文州以及一朵fafa
迪士尼风格的女装少天好可爱,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