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症晚期不治【南容】

可以叫我南容或是Mev:——)是混盗笔圈、全职圈的小透明。。同时也是二次元小伙伴,大家快来找我玩呀XD平时也就撸撸文,画画画。。。求关注,求评论LOL
(最近被伯伯拉去谈人生,决心好好学习/手动再见。。。不定期在线)强调/我练功发自真心━((*′д`)爻(′д`*))━!!!!/

「喻黄」你有没有见过他 01


☆旅拍摄影师喻x流浪画家黄
☆双方都在国外
☆可能周更吧,不急,不急,毕竟这里医学系。未知长度,没想好
☆祝,食用愉快。笑

Part 1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阳光从百叶窗外渗漉下来,凝滞在床单上昏昏欲睡,就像是油画。他睁开眼睛望了半天的天花板,半睡半醒间哼唧了几声,终究翻了个身又缩进丝绒被里,试图睡个回笼觉。

北欧的天气实在冷,柴火在壁炉里发出劈啪声响,火光影影绰绰在房间里跳动。火焰很温暖,这恐怕是寒冷冬日里最接近阳光的存在了吧。

只可惜到底不是阳光,过于莽撞,让黄少天被照耀的背部发烫。他懒得动,撇撇嘴说了句什么,还是陷入了更深层的睡眠。

一个男人从门外走进来,轻手轻脚在桌上放了些吃食,接着慢条斯理坐在了桌边的沙发上,单手撑着半歪的头,似乎是在盯着床上的人看。男人是个极俊雅的男人,有着匀称的东方人的眉眼,火光与阳光在他身上交融,可他却依然展现出温和的气质,在这个西式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显眼。

犹豫了半晌,他伸手拉了拉黄少天身上的被角,试图唤醒这在大好晨光中熟睡的人。未承想被犯起床气的小狮子拽进怀里,脸紧紧地贴在他裸露的胸膛上,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呼吸困难。

于是黄少天彻底醒来的时候,诧异的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在陌生的房间躺在陌生的床上,被一个不知姓名却感觉很熟悉的男人抱在怀里。他很费力地抬起头,正好撞上那个人含笑的双眼。

“少天。早上好啊。”

……

“喻,喻文州???我靠喻文州你怎么在这儿啊???等等我没有回广州啊你不是应该在国内吗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到底是我穿越了还是你穿越了啊???还有这里是哪里啊???我…f**k…??!!”

黄少天货真价实从喻文州怀里跳了出来,充分展现了一把游荡各国应有的身体素质。体格匀称有些薄肌肉,在北欧呆久了不见阳光,肤色也有些向当地人看齐,让全身上下意味深长的红色痕迹更为显眼。他坐起来才感觉到身体上的不适,脸上一下子通红。

“喻文州,你说清楚,我们昨晚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喻文州依旧是几年前的那副慢性子,不急着说话,只是把身下的被子拉起来,披到黄少天身上,拢拢好不让他着凉。他拿起床边桌子上的早餐面包塞黄少天嘴里,一面斟酌着如何开口。他眨眨眼,试图忘掉眼前不停浮现的,昨晚bar里黄少天醉醺醺地贴上他唇的那一幕,以及…支吾着呻吟求饶的画面。

“……少天,昨晚跟你讲过,我来这里旅拍,估计要留很长一段时间。”

“哦是这样的嘛,我已经忘了啊你应该来之前就讲的喔……那么,昨晚我们到底是什么回事??你说啊???”

“如你所见。”

黄少天哽住了,脑海中的回忆之潮慢慢涨上来,满脸通红嚼着面包埋进被子装死。喻文州把他拉起来,面色不变的让他穿好衣服继续吃早饭,别着凉。

等黄少天倒腾好自己后,喻文州已经在翻看他的速写本了,极快的一页页翻过去,也不知道有没有看清,或许只是单纯的消磨时间。他凑过去和喻文州一起看,自然而然窝在他怀里,亲密得如同恋人一般。

过了好一会儿黄少天才想起来这个场景是多么的熟悉,突然那些少年时候的事情像野鸟一样在脑海里回旋飞行尖锐鸣叫。做过恋人的……18岁前他们也是这样相拥翻看黄少天的画或者喻文州的相机,相互夸赞或者挑毛病,广州夏日的热浪在他们身上留下汗水,却未尝让他们松开怀抱。

直到18岁那年的猝然分离。

没想到久别重逢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庆祝啊。黄少天一边想一边挣脱他的怀抱,任凭壁炉火焰燃烧,走到窗边拉起百叶窗,打开窗户的插销给北欧的寒冷的北风一个通路。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