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症晚期不治【南容】

可以叫我南容或是Mev:——)是混盗笔圈、全职圈的小透明。。同时也是二次元小伙伴,大家快来找我玩呀XD平时也就撸撸文,画画画。。。求关注,求评论LOL
(最近被伯伯拉去谈人生,决心好好学习/手动再见。。。不定期在线)强调/我练功发自真心━((*′д`)爻(′д`*))━!!!!/

瓶邪微小说【通常森虐版50条】

死虐死虐~[哭]

一生致力于瓶邪哲♂学:


1.“胖子…如果…小哥回来,告诉他…我不爱他了…不想等下去了……”眼前只剩下一口气的不再天真的吴邪和记忆中那个有着麒麟纹身的男人似乎重叠成了一个人……“胖子,告诉天真,我又失踪了……”多年前,小哥淡淡的笑着,眼神却越来越暗淡。


2.【小哥,你背着不累啊?】吴邪拦着张起灵问。【别背了多重啊,你以后要走南闯北总不能一辈子带在身边吧.】【人都死了你抱着骨灰有什么意思呢?】【喂,你别光顾着走路,好歹回应一下啊.】吴邪张开手臂拦在路中间,然后看着张起灵从他身体中间穿过去。他一愣,抱着头蹲了下去,轻声说,【小哥,放下吧,我已经死了。】


3.【我在找一个叫吴邪的人,你认识他么?】张起灵看着道上新加入的姓吴的毛头小子,很突然地问。【吴邪?我太爷爷。】吴家小子头也不抬地回答道,【当年太爷爷放弃一切散尽家财找一个叫张起灵的人。可惜这个人…】他抬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直到百年后才把他记起。】


4.【吴邪,我回来了。】【吴邪,吃饭了。】【吴邪,很晚了,快睡吧。】深夜,卧室的一角,张起灵仰靠在床头,盯着天花板。他手中紧捏着的黑白照片上,是一个人最天真灿烂的笑脸。【怎么办?吴邪,我想你了……】


5.说点什么吧 …【小哥】【嗯】【这次带不了你回家了】【恩】【以后别再倒斗了,这玩意儿危险得很】【恩】【有机会出去的话,找个好点的人吧,别老惦记着我了】【恩】【小哥,我累了】【恩,睡吧】【对了,你出去以后要找什么样的人啊……】张起灵抱着逐渐冰冷的身躯【……找下一世的吴邪。】


6.【小哥。】【嗯。】【小哥。】【嗯。】【小哥。】【嗯。】【小哥。】【嗯。】【小哥。】【嗯。】【小哥。】【嗯。】啪,一只手按下了暂停键。【天真,别听了,都没电了。】胖子说道。吴邪没有说话,怀里抱着录音机,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坐着。


7.春夏流转,青年迟暮。【听说了么,吴当家的死了】【是啊,这当家的倒也算个奇人了,一方老大居然一生未娶】不远处,穿蓝帽衫的男子听见这番对话,忽地头疼起来。【小哥,还好吗?】身边眉目清秀的男子关切地问。【没事,走吧】自然地牵起青年的手,【只是头痛而已】


8.多年以后张起灵墓前。吴邪问胖子【我一直不懂为什么他要带本诗经入土?】胖子猛抽两口烟道【我哪知道小哥心里想啥。】吴邪怅然离开。潘子问【你真不知道?】【你胖爷我什么不知道?】【那为啥骗小三爷?】【我他娘的能说么,】胖子看了眼墓碑扔掉烟,【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


9.时间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又好像只过去了一瞬间,那一句【你要是消失,至少我会发现】似乎是昨天才对那人说的,那一扇青铜门却不只十年没有打开。自己也已经老了,老得只能躺在摇椅上回忆过去。【张起灵,我不会再等你了。】吴邪喃喃的说道,缓缓垂下了头。


10.百年之后。张起灵身后的龙脊背上挂着一骨灰制的物件,他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将它带在身边。只是不下斗的闲暇时会用那两根奇长的手指拂过凹凸的刻痕,淡然的眸子注视那瘦金体的字,轻念:吴邪。


11.【小哥,二叔他们总是催我早些成家。】【…………】【其实我觉得啥媳妇儿都没有小哥你来得实在。】【…………】【小哥,胖子他们三缺一,老拉我过去凑场,老底都输光了。】【…………】【小哥,我输得一无所有。以后,你不会嫌弃小爷是个穷光蛋吧。】【…………】惨白的墓碑。瘦金体的‘张起灵’已被手腕间汩汩涌出的粘稠浸染得血红。那男子环抱着墓碑,不肯移动一分毫。那意识消逝的混沌迷雾之间,他依稀见到男子身背黑金古刀,古井一般无波澜的眸子注视着他,张开双臂:吴邪,带我回家。


12.吴邪下半辈子常干的事,就是整理自己写过的笔记,偶尔上街,看到穿连帽衫的年轻人便愣一愣,自己走回家,再度把笔记拿出来看。他一辈子都没结婚,也没孩子。用他二叔的话来讲就是,【这傻子在回忆中活了一辈子,只为了一个永远不会回来的人。】


13.【护士长,新转院来的那姓张的小哥为啥总沉默啊?】【那位病人转过很多医院,失忆,且常陷入莫名恐慌,行为狂躁。】【不过当那位姓吴的老先生来他就会说话也会微笑了。】【那吴老先生?】【前几天去世啦,别让那小哥知道。】回头,沉默的年轻人依然倚在窗边不知等谁,但他等的人,再也不会来。


14.其实一辈子没想象中这么难熬。和别人说说话,吹吹风就过去了。一晃神,觉得还是过去时光,盗墓三人组在大街上闲逛得欢。只是眼下胖子已老,张起灵已不在,而吴邪依旧孤单。而用一生来思考一个问题,值不值?吴邪觉得值,那便值。答案是,【遇见闷油瓶那家伙,小爷我不后悔啊。】那就是最后了。


15.吴邪不倒斗后做了正经买卖,攒点小钱娶了个老婆,安静地过着日子。后来他和其他人做买卖时,别人给他说道上有个两根手指奇长的小哥很厉害,只要在斗里,没他弄不来的明器。吴邪愣了愣,【我知道。】【您认识他?】【不,不认识。】他和他曾那么熟悉,现在也只能从别人嘴里,得知点滴消息。


16.【第一杯敬小花,谢他幼时和我在一起的时光;第二杯敬胖子,谢他为了兄弟两肋插刀。第三杯…】他把手中喝了一半的孟婆汤递给浑身是血,沉默不语的年轻人,【敬张起灵。谢他护吴邪十年天真,不惜以命相保。唯愿来生,再不相见。】


17.【这是小花,还记得么?】面前的人依旧一脸陌生.【没关系,你认不得他不打紧,记不起我也不打紧】他笑着给他整理衣领【我可以等】...吴邪走后,花解语冷笑【你要装失忆到什么时候,张起灵?】【到他烦,终于也忘了我为止.】...车内,吴邪红着眼【我等,等到某天你愿承认从未忘记过...多少年都等!】


18.地府有个身着蓝色连帽衣的人,坐在三生石上等了一个十年,又一个十年。白无常取笑他,【呆子。地上一天,地下一年。恐怕人家早就忘记你了。】黑无常也爱调侃他,【孟婆汤都凉咯。】直到某一天,呆子突然站起身来,慢慢朝奈何桥上那个熟悉的身影走去。——已用一生换你十年,多等几个十年又如何?­ 


19.胖子老啦,去看吴邪时闲扯了会他还忍不住问【天真…你真不找个媳妇了?你还在等…】吴邪摆摆手道,【跟你说吧,闷油瓶消失的第一年,我以为他又失忆了,心想他有天总会回来,我得带他回家。】【第五年我想他要是再不回来我就结婚去,但还是没结。】【都等到现在了,这辈子等不到,还有下辈子呢。】


20.鲁王宫,玉俑,他掐住他的脖子生生拧断说:你已经活的够久。他身后的青年天真无邪,疑惑地凝视他痛苦的脸。千年后,棺口,他血红双眼,他身上麒麟漫延,他掐住他干枯的脖子生生拧断说:要怪就怪你天真无邪。他泪流满面。死循环,死循环,是我们生生世世的劫。麒麟身后,一个清秀青年一脸不解。


21.王盟两眼发红地冲张起灵扑过去,王胖子眼明手快地架了他便往外拖。【你还有脸来!老板就是因为跟着你才会这样!都是你!】病床前,张起灵的手温柔地抚过躺着的人的脸。他现在是这样的安静,安静得令他记不起他曾经上山下海一刻都不消停的摸样。吴邪,他轻轻地唤他,三年了,我们不要睡了好么?


22..彼时,他年少气盛,进入了他先祖吴邪笔记所记载的一座古墓。古墓凶险异常,在他以为毫无生路之时,一个黑发青年救他一命,并把他带出古墓。他至今仍记得那人冷漠的背影和他们相处三日青年唯一所说的一句话【我救你,只因你是吴家后人。此间种种,你当从未发生。记得我的人,一个已经足够。】


23.有的时候,吴邪会希望自己也可以不老不死,永远的陪着那个沉默寡言的男人。可在这巨大又悠然的时光中,那些起起伏伏分分合合,早已随着那人的远去化作了唇边的一笑。然后吴邪就可以在垂暮之年,倦倦的瞌上眼,将那人最后一次狠狠地思念一番。说一句:下一世,天涯两不相见。


24.多年之后,胖子在奈何桥边见到了他:小哥,好久不见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做什么呢?他只答:思无邪。


25.轻轻指了指照片上笑的很灿烂的那人【他叫吴邪,记得吗?】看着小哥有些微愣的摇了摇头,胖子终于感到一丝绝望。他该如何告诉小哥,这个叫吴邪的人是他曾经用生命在守护,现在却忘记了的人。吴邪,你已经失踪了很久了。如果…你再不回来,我怕,那个叫张起灵的人…就真的再也记不起你了。 


26.【爸爸,那个叔叔是谁啊?】【嘘,叔叔不会说话...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时间流逝,他容颜不改,他渐渐衰老,他生儿育女,他一直带着他,直到他死去。始终不语的黑发青年恍惚间听见一个年轻的声音说过,【不就是一辈子!小爷我给得起!】他动了动唇,走到老人床榻前低唤【吴邪。】已无人应。


27.张起灵这一生的目的,就是为了寻回他的记忆,其余的都不重要。他独自一人奔波找寻,偶尔会路过西湖,看到边上的古董店,看到有盏不灭的灯光,一驻足,便继续走。一晃几十年,那小店已消失不见,灯光也已熄灭,他想要停下,但没什么能留住他。他继续往前走,却再不能寻到,有人的一世等待和情意。


28.【根据物质不灭定律,那些已经消失的事物并不是消亡,而是以另外一种形态例如原子分子的方式存在着。那么假定有一个物理模型,在一切条件都合适时,有一定机率那些分散的物质会重组成之前消失的事物,你说对吧?!】【够了,天真,你不要再想了,小哥他真的已经消失了,不会再回来了!】


29. 吴邪结婚那日,张起灵也来了,只站在门外不肯进来,轻轻碰了一下吴邪的手【你今后...好好过”。】说完话便走了。胖子走过来问他【你和谁说话啊?】【小哥...】【天真,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小哥他...根本没从那个斗里出来。】伸手去看,赫然有血。原来他对他所说的最后一句话,竟是那样。。。


30.【爸爸,原来吴...张叔叔他是个很爱笑的人呢!】【啊,你吴叔叔一直是个好人。】【不过为啥你让我叫吴叔叔为‘张叔叔’?而且吴叔叔常年穿着连帽衫也不觉得热啊...】【傻孩子,那是他纪念他喜欢的人的方式。因为寻不着了,有时候恨不得自己变作那个人好了。】胖子拍了拍自己孩子的头,叹道。


31.小哥重又返回古墓,看着墙角瘫倒在地的粽子,静默良久,似是陷入了沉思。身后,年轻男子催促:小哥,粽子有什么好看的,快走啊。小哥回头一声大吼:闭嘴!然后缓步到粽子面前,蹲下,轻声道:天真,我们回家。


32.有意思么,多少年后你双鬓斑白他年轻如初。你葬入土中他无情侵入,你挣扎而起只为最后一眼,他狠狠出手掐住你腐化干枯的头颅。他转身对护在身后的年轻男子柔声道,别怕,只是只粽子。你明白你早已不是他的天真。他已有新的无邪,你已死去千年,而他年轻如初。


33.吴邪的送葬队伍浩浩荡荡排了几百米外,和家里沾亲带故的全来了,已成老人的胖子和依旧年轻的小哥沉默地跟在队伍里走着。繁琐的下葬仪式终于做完,就在千斤墓门轰响着快要合拢时,小哥一个闪身冲进了墓门,胖子急了 【小哥你干什么!】,在漫天的飞烟中他看见小哥转过脸轻笑 【吴邪怕黑,没了我睡不着。】


34.吴邪生了一场大病后似乎忘了很多事,他问胖子自己是不是答应了别人的事没办到。胖子摇摇头,他再逼问,才开口说,【你曾经答应过一个人要记得他的存在,和无论如何都会找到他的。】【那他人呢?】【咳你就别想那些啦...你好好活着,这也是他的希望吧。也算是...替他活着。】


35.【吴邪?】【什么?喂小哥你脸别离得那么近啊...】【..别看后面。】【啥?等等小哥你去哪儿?】很多年后吴邪作为那个斗中唯一的幸存者,还是会想起当初的那一幕。从未如此靠近的气息,近得不能再近的距离。抛下自己独自奔向黑暗的人,究竟在想什么呢?以至于他已经习惯了闭上眼,和空气相吻。


36.天真决定跟踪小哥一天。早上,小哥迷迷糊糊爬起,做早餐时打蛋率试失败,决定整只煮…发呆了半天后,去古玩店才发现忘了带店门钥匙,最终利用两指瞬间破门…晚上赶蚊子一下蹭掉被子…天真终于忍不住摸出来想给他盖回去--【108号吴邪,时间到了,走吧。】白无常一把拉住锁链。


37.他每天经过这条街,从没能像句子里写的那样成功的穿过人群,他总是被人群穿过。他从不在乎,直到那天他看着自己的手再一次从他死气沉沉的脸上穿过,看着那个人凝固起来的侧脸,看着那个人发呆出神时轻轻呢喃着他的名字,他终于泪如雨下。他说【吴邪,吴邪。】


38.拍了拍他肩上不存在的灰尘,吴邪自尾扣处起,一颗颗仔细地扣上去。那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小哥,你终于穿了回正装呢。】他笑笑,直到把最上面的风纪扣也仔细别好,终于忍不住在那人唇上重重地印上一个吻。【别老那么沉默啊,张起灵。】棺板拉上的瞬间,他低喃:张起灵,永别了。


39.那个人的血溅到脸上的时候,张起灵有短时间的出神,他眨眨了眼,没伸手去擦,任血液在脸上风干。身后有人不耐地叫【张阿坤你还在发什么愣,斗内年年都有人死,这事不稀奇。这小子又不是我们这的,丢一边去就行。】他还是伸手去扶起地下青年的身体【这人我认识。】【不过不知道是谁了。】


40.阎王叫住那个新来的灵魂【你可以用最重要的东西作为代价换取一个愿望的实现】【我想用我的记忆作为代价……】那人顿了顿。【哼】阎王鄙夷的一笑,饮过孟婆汤后万般过往皆为云烟,以此为代价未免太轻了罢。【让吴邪忘了我。】他接着说。


41.【小哥,走吧】张起灵静静地看著面前立著的两块墓碑, 闭上眼睛深吸了一下, 即使他明白那只是一个动作而已。【吴邪,你不会怪我?】【不会】【可是我害死了你】【你不是也来陪我了吗?】【嗯,走吧】张起灵牵起吴邪的手,向著日落的方向缓缓走去。即使已经没有了身后拖长的影子,他们终究永远在一起了。


42.一瓶酒,两个杯。他在月下独坐,突然轻笑了下。【小哥,】抬手将杯中酒洒下【这十年的天真,吴邪,能换回你的一生吗?】


43.我捡到一个昏迷在路边的年轻人。他失忆了,名字和家乡都记不起来。年轻人干活卖力,只是很沉默,大家叫他哑巴。后来他买了张地图,常看着地图发呆。在他临走时,我问他去哪,他迟疑了一阵,说【杭州。】【那可能是你家乡吧?】【不清楚……就是想去那里。】他淡然的眸子掠过一丝迷惑。


44.【天真,醒醒!】胖子将他拍醒后,只见他紧紧抓著自己的手说【胖子!小哥回来了!就在门口!】胖子抿著唇看著他,久久不说话。【天真,别傻了。小哥他……走了。】他用尽全力推开了胖子,大喊了声【不可能!】之后,只见胖子做了个让自己噤声的手势——寂静之中,有人在敲著大门。


45.他坐在一个白玉坛子前面,胖子喊了好几声他都没有理会。【天真,你也别这样。小哥走的很安祥。】不知道是被哪个字刺激到了,他紧紧地将玉坛子抱在怀里,哭了起来。胖子愣在那,不知道该不该将事情说出来:小哥死前将自己当成了吴邪,并对自己说【吴邪,带我…回家……】


46.王盟倚在柜台边看着自家老板写结婚请柬的样子。老板一笔好字,婚帖自然亲力亲为。【老板,你这个‘张’字写得真好看。】吴邪微微一愣,看着一页上流淌着的瘦金体。【挺奇怪的,总觉得以前,经常写这个字似的。】他抬起头看着店里的小伙计【可是三叔让我请的这个‘张起灵’,到底是谁呢?】


47.【吴邪。我听说你明天要去相亲。】【嗯。】【可不可以不要去?】【为什么?】【……】 还没有听到张起灵的回答,吴邪就从梦中惊醒了。 ——如果你回来了的话,如果你回来,我就答应你,再也不去你身边以外的任何地方。 ——可是我知道,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48.小哥,你背着不累啊?吴邪拦着张起灵问,别背了多重啊,你以后要走南闯北的,总不能一辈子带在身边吧。人都死了你抱着骨灰有什么意思呢?喂,你别光顾着走路,好歹回应一下啊。吴邪张开手臂拦在路中间,然后看着张起灵从他身体中间穿过去,他微一愣,抱着头蹲了下去,轻声说,小哥,放下吧,我已经死了。


49.他们之间只隔了一条墓道,还能听到彼此的说话声。【小哥...你还好吗?】【恩。】【刚刚那机关没伤到你吧?咳,我也没事。】【...恩。】【我们倒完这个斗,就歇歇吧,你还没逛过杭州吧,我带你去?】【...】他没得到回应,便放下捂住自己伤口的手,安心闭眼。也没看到墓道那头已完全尸化的他。


50.【小哥你啊,缺点一大堆,总爱看着天花板发呆无视我,跟你说话你总是爱理不理的惜字如金,晚上有氧运动从来不知道体谅我点,我跟别人讲话你就乱吃醋冷着张脸,九级残障什么都不会】抚上那早已冰凉 毫无生气的脸,微笑 【但我就是喜欢你,没你不行 】 刀入腹,血湿衣衫,笑依旧

评论

热度(16)

  1. 衍生不好意思关闭啦不要关注 转载了此文字
  2. 衍生不好意思关闭啦不要关注 转载了此文字
  3. 孤屿.不好意思关闭啦不要关注 转载了此文字
  4. 落 落^不好意思关闭啦不要关注 转载了此文字
  5. 拖延症晚期不治【南容】不好意思关闭啦不要关注 转载了此文字
    死虐死虐~[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