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症晚期不治【南容】

可以叫我南容或是Mev:——)是混盗笔圈、全职圈的小透明。。同时也是二次元小伙伴,大家快来找我玩呀XD平时也就撸撸文,画画画。。。求关注,求评论LOL
(最近被伯伯拉去谈人生,决心好好学习/手动再见。。。不定期在线)强调/我练功发自真心━((*′д`)爻(′д`*))━!!!!/

【修真高手/喻黄】少天在手,天下我有 {下}(修真者x器灵)

{作者之言}

我发现《修真高手》脑洞有点多////就打算写几个小长篇加上日常段子,,,所以说大概不会有很连贯或宏大的情节,一起愉快地吃糖搞笑才是正理嘛/大雾/安桑的文风偏冷笑话之感(大概)所以不要太严肃啊各位(笑)。祝各位食用愉快(娇羞脸OwO)

 

5.

“文州,文州,这是什么呀?”“文州,文州,你修炼的怎么样啦?”“我找的这功法,绝对适合你的速度~~”“文州,我是不吃秋葵的!”“文州,你看这是我的法器冰雨,厉害吧!!!!”“文州。。。。。。”自从喻文州少年脖子上挂了一块黄玉后,他身边的杂音变得愈来愈多了起来,偶尔还能看见少年微笑着自言自语的画面。周边的蓝雨众感觉有种闹鬼的即视感,各种流言飞来飞去。从此,蓝雨就再也没有女弟子上门了(这个解释我给满分✧(≖ ◡ ≖✿))

当然,真相并不可怕。只不过是某位器灵比较话唠罢了,虽然自己并不在意,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蓝雨弟子如是说道。

喻文州本是魏家主亲传弟子,自从得了这黄玉,便一直自己参悟,只有饭点才露面一次,一会儿便领着两份饭(白斩鸡/不)食施施然而去。于是,喻文州独居的洞府内,总是会有一个少年咋咋忽忽的声音和一个如沐清风的回应。

想想看,在府内修炼、起居、你来我往的交流,竟有几分夕阳无限好之感(哪里不对/并不)。魏家主郁卒的如此评论道。明明自己才是前辈啊。。。。。。啊。。。。。。

6.

蓝雨每年都有一次比试,身为亲传弟子的喻文州责无旁贷需要参加。

“少天,准备好了吗?”“没问题!本器灵出马哪有什么难事!!!真是的,我都等不及要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了!!!上上上!!!”在众人的质疑中,喻文州只身进入两人组队比试的场地。

“哟!文州!你要挑战我们两个?我记得你才刚刚开始修炼“暗术之法”吧,可别太自信了!”“哈哈哈哈,这次,魏家主也护不了你了!”场上两人毫不客气地跟喻文州打着招呼。“前辈好,,,晚辈不才,与同伴来挑战,请多指教。”喻文州嘴角轻弯,向裁判拱了拱手,便开始了比试。。。。。。。。。。等等,同伴?场上人冲向喻文州之时突然想到。

“喂喂喂!!!说的就是你!!!给我回过头来!你们的对手是我!!!别楞着了!!!哎哎哎!怎么不打呀!!!”喻文州身后无端站出一个持剑少年,直冲了上前。对手在剑影仓皇逃窜,终于获得一丝转机之际,又受到了一记来自喻文州精准无比的暗术攻击......最后,毫无例外的,喻文州与他那不知何处冒出的同伴获胜了。这原本只是一次简单的胜利,但在当时还留在蓝雨的一位弟子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弟子说:“少年以极其强硬的姿态,勇士般的守护在他的前方。”

7.

虽然黄玉一直是挂在喻文州的脖颈上,但喻文州从不忘在黄少天化形前摘下他,尽管黄少天一直强调他会控制好的。毕竟,有些事情发生多了会让人把持不住的。。。(笑)

辣是一个美好的晚间,少天想要出去走走。喻文州把手伸到后面,刚刚想解开绳结,然而。。。。。。在两人反应过来之时,,黄少天正极为扭曲的跨坐在喻文州的腿上,两人脖颈由红绳紧紧束在一起,动弹不得,唇贴唇,眼对眼。湿润的触感黏在自己的唇上,伴着急促的呼气。喻文州并不是所谓断袖,但他无比贪恋此刻。他垂着眼眸,看着眼前因惊讶而显得灵动的棕黄双眼,以及在羞赧中飞快染上细碎绯红的眼角。喻文州努力掩去眼底的笑意,悠闲着,尽量缓慢用手轻轻解开了红绳。

“你,你!!!!!我!!!”黄少天像是被按了弹簧一样抓住喻文州的肩膀直挺了身子。红晕蔓延了满脸。

“。。。。。。少天( ^_^ ),我......”话还没说完,嘴就被黄少天用手捂住了。“本,本器灵大大回,回去了!有事找我!”黄少天仿佛想要掩盖什么似的,急急的变了回去。

“呵呵,好的,我回头再说。”喻文州望着手中已经泛着红纹的黄玉,心情越发地好了。

8.

魏琛还是归隐了,听说他的理由是“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在方世镜也退位之后,喻文州顺利当上蓝雨新一代家主。派别中不是没有反对他的人,但自从那一夜隐隐传来的刀剑声之后,一切也回归平静。

人说,喻文州正式当上家主的那一天,脖颈上少了那块玉。

人说,蓝雨新招了一个修炼奇才,叫黄少天。

人说,黄少天成家主夫人了。

人说。。。。。。

++++++++++++++++++++++++++++++++++++++++++++++

修真高手,喻黄篇成就达成。d=====( ̄▽ ̄*)b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