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症晚期不治【南容】

可以叫我南容或是Mev:——)是混盗笔圈、全职圈的小透明。。同时也是二次元小伙伴,大家快来找我玩呀XD平时也就撸撸文,画画画。。。求关注,求评论LOL
(最近被伯伯拉去谈人生,决心好好学习/手动再见。。。不定期在线)强调/我练功发自真心━((*′д`)爻(′д`*))━!!!!/

【修真高手/双花】再见,繁花血景(然而并不虐///v///)

{伪前言}感觉双花写的有点正经啊,有点偏友情向,但我觉得这才是乐乐和大孙的相处模式ヽ(✿゚▽゚)ノ。。。放心,不虐的,真的不虐,其实HE的啦(看我真诚的眼睛(o゜▽゜)o☆)感觉修真的只算是个背景啊,果然是因为我的脑洞还不够魔性嘛,嗯,一如既往地加油吧!诸君食用愉快~欢迎捉虫纠错~

    

 

    

    人说,昆明是春城,取名的来由是他四季如春,终年满城繁花。

    昆明城有一名震天下的门派,修真界称百花谷。张佳乐曾是百花谷的谷主,曾是,现在不是。后来,他投奔去了中原的霸气雄图。

在他走的那一天,百花谷众在后方远远地看着。他没有回头,身边运转着熟悉的纷乱光影,就这样舍弃了过往一切。“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身后不知道谁喊了一句,人群中传来轻微的抽泣声。张佳乐闻言一顿,眼中泛起了苦涩。他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他只想要变得更强,他错了吗?张佳乐不禁想起了很遥远的以前。

    那时,他还是一介散修,因着繁华缤纷的攻击手段而在春城小有名气。

    “你听说了吗!滇池那儿的秘境又开启了!据说这次的法宝将会无比丰富,啧啧,想想都要流口水啊。希望我的运气好点,能抢到一两件啥的,嘿嘿。。。”身边的修士都在纷纷讨论此事。

    “哼,运气好有什么用。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吧。”张佳乐穿行在人群中,略微有些不服气(也是,实力幸运Eb( ̄▽ ̄)d),心中暗暗思忖着,“要不,我也去凑凑热闹吧。哎,散修不易啊。。。”心想着,他不禁加紧了脚步。

    滇池边,人山人海。张佳乐到达的时候,似乎已经开始了混战了。“嘿嘿,这时候是我的大好时机啊!”张佳乐心中暗笑,运转起浑身色彩各异的功气,一个欺身就冲向了人群中最混乱的地方。一时间,被光影遮掩的人竟无法进行有效反击。“哈!太弱了吧你们!我上了哦!”张佳乐开心地调戏周围混乱的修士,一步不停地冲向目标。

    “呵呵,可别算上我啊。”身后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伴着一片腥热的液体袭来。

    “我靠,你谁啊!”张佳乐登时被吓的一个趔趄。他堪堪转头,看到一个男人,一脸狂傲之色,隐藏在自己的光影中挥舞一把重剑,向四周随意砍去。发现张佳乐再看他,那男人笑了下,继续向周围施展一击。

    一片混战,当张佳乐回过神来的时候,偌大的滇池已然没有什么有战斗力的人了。“太棒了!这次肯定是我得手了”在张佳乐欣喜地拿起法宝的那一刻,那个男声又一次响起:“喂。。。”

    “你,你要干嘛!别过来啊!这东西我拿到了,你可别抢啊,别怪我下手狠!”张佳乐一惊,往身侧飞快退了一步。那男人拖着一把重剑,昂扬地站立在不远处,周身满布血污。他无奈的笑笑,道:“我不拿。。。这些玩意儿我还不缺呢,我是想说。。。”“你居然毫不心动这法宝?壕无人性啊你!!别蒙我了。。。”张佳乐飞快接口道。“你先别插嘴成吗!”那男人皱了皱眉头,毫无风度地把重剑丢在面前扎个小辫的少年的脚边,满意地看见少年抖了一下,才继续道,“我叫孙哲平,你叫什么?”

    “张,张佳乐。。。”

    “我说,你看起来功力不错的样子,,和我结个伴如何?”那叫孙哲平的男人脸上闪过一丝可疑的异色。

    “哈?!!”

    “你不是散修吗,我也是。我俩就结个伴,不挺好的吗?”

    “啊。。。让我缓缓,我想想。。。”张佳乐思考了一下,最终同意了。

    “我看你的攻击那么华丽,跟花儿似的。再加上我的这剑叫葬花。我们干脆就叫双花吧!”

    “双花哪里够?要百花才行!”张佳乐思考了一下,纠正了这句话。脸上显出了对未来的满满自信。

后来,他们加入了百花谷,造就了名动四海的繁华血景,逐渐发展成了滇藏地区最大的修真门派。再后来,孙哲平的灵根受到了致命的损害,从此云游四海,不再归来。张佳乐独自撑起了百花谷数年。而到如今。。。。。。

张佳乐此时仍然向着中原的方向奔去,却依然不知道自己的真正心意。“孙哲平。。。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啊。。。你一定不会像我这样不负责任一走了之的吧。。。”张佳乐一边走着,一边想到那个狂傲的人。他也真是,留下了一堆乱摊子就一走了之。抱歉啊,我,想要变强,我不想输给他人,对不起。。。

远方飞来了一只鹞鹰,直直地向着张佳乐飞来,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

“哈哈,这么横冲直撞,你当你大孙呢。”张佳乐不忘苦中作乐狠狠调侃一番。谁知那鹞子竟真直扑入张佳乐的怀里,化成了一道红影碎末。从他的身上,掉下了一张纸条。

“张佳乐:

“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将心里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                                                                             孙哲平。”

纸上的字迹一如既往的狂放不知收敛,像极了孙哲平的性格。张佳乐怔怔地看这这张字条,眼前模糊地浮现孙哲平的昔日言语。

“真是说曹操到曹操就到啊,大孙。你这个人,也只会这样开导我了。”张佳乐用手指细细摩挲这张纸片,不禁失笑。半晌,只见他嘴角微微扯动,喃喃道了一句:“谢谢啊。“

数日后,百花谷前谷主张佳乐宣布投奔中原的霸气雄图。时隔一年,昔日修真界最狂傲之人孙哲平重新出山,投奔国都的新兴宗派义斩天下。

 再见,繁花血景。再见,即再次相见。总有一天,会再次相见的。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