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症晚期不治【南容】

可以叫我南容或是Mev:——)是混盗笔圈、全职圈的小透明。。同时也是二次元小伙伴,大家快来找我玩呀XD平时也就撸撸文,画画画。。。求关注,求评论LOL
(最近被伯伯拉去谈人生,决心好好学习/手动再见。。。不定期在线)强调/我练功发自真心━((*′д`)爻(′д`*))━!!!!/

【喻黄】幼稚完

一如既往的作者有话说。嗯,消失了很久啊,不知道有谁记得我么,笑。最近去混了全职语C啊,所以一直懒得更文。抱歉,抱歉。最近语气有点偏文州?不太清楚呢。不过我想给自己的少天扩一个吃喻黄的队长,对对戏谈谈皮上恋爱。可?扩列吧,私信我。

本文脑洞来源 wuli林峯的一首歌《幼稚完》。大概是关于一个很现实的故事呢,从心放了一些真实感。虐。
被虐到的话,让我来给你们暖暖?







part 1 许博远视角。


“无法和你回到那种盛夏,
能够沉睡怀抱呆望窗纱,
就这么一个假日在乘凉,
冰块浸没在红茶,
互抱着老掉也不怕。”                                                 ——[幼稚完]林峯

“唉唉队长啊我跟你说呀老叶这家伙简直太不要脸了!蓝溪阁的BOSS说抢就抢算了,还抢完后发表一下评论意思意思心疼一下我们,我这暴脾气是忍不了啊!!”
很久以前,许博远一想到所谓真爱,眼前总会浮现出一个人絮絮叨叨一个人微笑倾听的场面,苦笑着感觉又吃了一口狗粮。彼时剑与诅咒无人不知,剑圣与术士的名号无人不晓。几乎所有人都会欢呼着,看年轻的剑客剑指四方,身后的术士布下的诅咒招无虚发。G市的夏天像是永远不会完结一般,明亮了许多个白昼。黄少常常跟自己笑说他们这叫老夫老夫,眉飞色舞一顿队长是怎么怎么好。有时喻队正巧听到了,会转过头笑笑,扬扬手当做打了个招呼。然后就能看到黄少像个金毛似的急匆匆窜过去勾搭人叽咕几句才回来。
许博远曾以为这一切都会是永恒,就像是四季中无限轮回的盛夏。
然而,即使繁花血景也不是真的就一万年的。

“自此分开了你落力前行
得我幼稚地停留
被岁月放大了牵挂”

许博远很清晰地记得一直亮闪闪像个小太阳的黄少喝得酩酊大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自己手足无措想了半天犹豫地伸手过去抱抱人安慰了。那是他退役没多久后的事,具体什么情况也不清楚,总之就掰了吧。黄少什么也没说,喻队也曲曲折折含糊了大概。许博远也只是叹了口气,终究没有过问。
后来的后来,黄少已许久没有消息,倒是喻队事业人生都得意,据说退役后不止成家立业还收获了一双活泼儿女。几日前,俱乐部里举行了一次退役队员的聚会,作为工作人员许博远也参了一脚。喻队的爱人是个活泼的小女生,叽叽喳喳绕着他转,而他只是微笑倾听着。正巧,黄少也来了 真好啊,他也找了个小女朋友,单身许博远笑着想到。那是一个好像挺人妻的温柔妹子,有一搭没一搭陪黄少聊天。
哎——总感觉这场景好眼熟啊,在哪里见过呢?许博远想了半天,还是很遗憾地忘了。




part 2 黄少天视角


黄少天从来胆子很小。别笑啊,可不是怕鬼怕虫子啊之类的。冷静的机会主义者往往是胆小的。
“那啥,队长……”
“少天?怎么了?”
“那个,嗯,反正就是,嗯,分、分手吧!别问我为什么反正就是觉得还是当朋友比较好吧!真、真的……”
“……好。如果这就是你的选择,我尊重。”
黄少天背对着人,没敢回头看,假装自己特别勇敢。他没敢想像喻文州现在是一个什么表情,就转身拎着行李离开了俱乐部。那是他宣布退役的第二天下午,阳光特别好看,斜斜地透过树荫设下光圈。他想着这是个绝佳的机会,让一切都回到正轨,给喻文州一个最完美、无惧世人眼光的未来。

“是我始终拒绝成长吗
为何没法装作潇洒
转眼多少年 仍然想当年
仍然幼稚到又记起你
天真够吗”

然而,即使黄少天已经为他设想了无数个完美结局,一不小心却忘了自己。虽然退役了,黄少天还是喜欢时不时在网游里浪,偶尔帮蓝溪阁抢个野图,指导一下偶尔上线的小卢。恰巧有一个术士在线。布局沉稳,招招俱中。
“少天?”
“啊?喔……喻文州好久不见!”
眨巴眨巴眼,感觉这他妈就尴尬了,想了半天说不出什么话。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匆匆下线。意思意思喝口酒,没感觉有多感慨。眯着眼想着当时年轻时候,就突然想哭。撇撇嘴随口说了当时最常挂在嘴边的话,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超级喜欢你啊。

“转眼多少年
无聊的蠢人
无聊的让眼泪跌出了
疯癫够吗
让我今天幼稚完好吗”

盛夏年年来到,光与影之间像极了年少。此后不过秋月春风,两两相宜。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