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症晚期不治【南容】

可以叫我南容或是Mev:——)是混盗笔圈、全职圈的小透明。。同时也是二次元小伙伴,大家快来找我玩呀XD平时也就撸撸文,画画画。。。求关注,求评论LOL
(最近被伯伯拉去谈人生,决心好好学习/手动再见。。。不定期在线)强调/我练功发自真心━((*′д`)爻(′д`*))━!!!!/

【喻黄】幼稚完 04

刚刚发了结果没显示……
不死心再发一遍(sad)
盆友们可以戳tag 喻黄 幼稚完来看全文
或者粉我一起来快活♡

Chapter 4 我们可以想象一次童话里的爱情故事但不能做到一次

世界上是没有不透风的墙的,小小的火苗在纸里闷闷地燃烧,不是把纸烧掉显露出来,就是干干脆脆来一次爆炸。

周日的清早。喻文州站在镜子前穿衣服。那是一件干净的白衬衫,手指自上而下别好扣子,抬手翻折了一下衣领,又把衣服展展挺,好整以暇转过身来。他看到黄少天正在更衣室门口晃晃荡荡看过来,无奈笑起来招招手,道:“少天。”
“哎队长?哈哈哈被你发现了啊……”黄少天不好意思地说,语调却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倒是很坦坦荡荡。
“这么想看,晚上可以多看看啊。”喻文州冲他眨了眨眼,一本正经地从他身边经过。
“……靠!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喻文州!”
“怎样的?”喻文州站住脚,揶揄地撇了他一眼。
黄少天一时被人堵得无话,只是气鼓鼓地朝人瞪着。冷不丁被人凑过来亲了一口,倒也没了气憋不住红了脸。
“今天父母找我有些事,白日里要出去一趟。”喻文州朝他低声说。
“嗯,知道啦……”他有些沮丧地想着什么时候才能正儿八经和爸妈谈谈文州的事,一转念想到爸妈这老古董的思想绝对不把自己大卸八块了不可,不禁垮下脸来。
喻文州只当他不舍得自己,安慰了一番便匆匆出了门。母亲拉自己出去吃早茶,左右想想也没法带上少天,只好自己一个人去了。食客都是母亲的熟人,绕来绕去也绕不开孩子们的事。几个阿姨已经开始问母亲文州这孩子有没有女朋友……他有些无奈地听着人谈论。
回去的路上母亲冲自己一脸笑意。
“哎呀,文州有没有钟意的女孩子啊?”
“还没有呢。”喻文州应了声,心下想:女孩子没有,男孩子倒有一个。似乎看到少天冲自己笑的样子,心里软成了一团,也勾起嘴角笑起来。
“真的喔?二十多了啊都,可别赶什么GAY的乱七八糟的潮流啊。加油找个姑娘哦!我们肯定会对她好的!”
“…哪能呢?…我想先管好队里吧,还早着呢,以后再说。”喻文州微不可察地脚下一顿,还是没有把事情说出来,神色自若继续和母亲并肩走着。
而另一面。
黄少天无所畏惧地跟父母短信坦白直接出柜后,正百无聊赖地刷着网游,开了个剑客小号“喻文州我男朋友!!”在神之领域晃荡,不用说,这拉风的名字加上是个男号也算走哪儿都是一阵轰动。为了防止有人认出他,他还特意关了语音也尽量不打字,只是在蓝溪阁跟了个团打打BOSS。因为他技术挺好,常常有人怀疑是不是黄少,最后都被人坑蒙拐骗的一个字回复打消了疑虑。
下线的正当口,有个名字乱码的鬼剑士过来加好友。黄少天一看挺乐呵的,哎哟,还有小粉丝了啊,赶紧点了同意后,正好感到口渴就跑出去倒杯水喝了。荣耀里消息提醒音在短暂的沉寂后滴滴滴响了好几下,又安静了下来。黄少天回来看的时候,那个乱码已经下线了,只留下了一大堆消息。
“你是黄少天。”
“你和喻文州在谈恋爱。 ”
“死逼同性恋污染职业圈。 ”
“暴露后你猜会有多少损失。 ”
“不要毁了你的未来还教坏小孩子。 ”
“好自为之。”
一条条消息语气确凿而满含厌恶。黄少天一怔,玻璃杯哐当掉在地板上碎成好多块。他回过神,只是合上电脑,蹲下去把玻璃碎片拢拢好捏在手心里去扔掉。
或许是捏得太用劲了吧,疼了他才意识到被划破了。他赶紧冲到卫生间洗把手,还好,只是一点皮肉伤,倒是出着血一时止不住,只好拿创口贴贴上了。
喻文州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习惯性握着人手,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创口贴。
“少天?你,你手怎么了?”声音听着有些紧张。
“啊?啊哈哈哈队长没事,就是之前摔掉了一个玻璃杯,结果一不小心就划破了嘛…只流了点血没事没事。”黄少天只是委屈地撇撇嘴。
“摔掉?”喻文州盯着人看了好一会儿,也不知从哪儿看出了端倪,凑过头在人嘴角亲了一下,“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等他把这事儿讲完后,喻文州少见的沉默了好一会儿,吓得他赶紧手忙脚乱给人开导。说到后来反而是喻文州先笑了出来,语气轻松。
“少天,我是在担心你啊。这条路是很艰难,但我想,我们有这能力走。”
黄少天有些迟疑,也没说什么,只是认认真真点头。

几日后黄少天小心揉皱了几张信纸。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