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症晚期不治【南容】

可以叫我南容或是Mev:——)是混盗笔圈、全职圈的小透明。。同时也是二次元小伙伴,大家快来找我玩呀XD平时也就撸撸文,画画画。。。求关注,求评论LOL
(最近被伯伯拉去谈人生,决心好好学习/手动再见。。。不定期在线)强调/我练功发自真心━((*′д`)爻(′д`*))━!!!!/

「喻黄」你有没有见过他 03

☆旅拍摄影师喻x流浪画家黄
☆前文请点击头像食用。
☆祝,食用愉快。笑

part.3
那还是在初中的时候,喻文州结识了那个叫黄少天的小少年。彼时他也是在吃东西的,齿印在鸡蛋仔上纵横,偏着头四处乱看,浅褐色的眼睛在阳光下澄澈极了。他的头发还没有染成黄棕色,只有在大太阳底下边缘才会显得有些金黄,柔和而朦胧,就像加上了回忆的泛黄滤镜。

黄少天初二前一直都是个吵吵嚷嚷的好动男生,一下课就脱了校服外套,和同学勾肩搭背去打篮球,然后大汗淋漓在自习课上躲在喻文州身后睡觉。

那时候他们刚好是前后桌关系,喻文州常常苦手于被身后少天拉着衣领叽叽喳喳,可久而久之身后没有熟悉的声音才令人惶恐。小动作老师都看在眼里,可鉴于俩人成绩不错,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

从初三那个暑假起,黄少天才迷上了绘画,在素描写生人体水彩水粉油画的路上一去不复返。而喻文州在高二的四月拿起了相机,就再也没有放下。

可他拍的第一张也是最喜欢的那一张,是在初二暑期拍的,用手机。他至今都没想通自己怎么会拍得那么好,唯一一张没删掉的,黄少天的照片。

那是黄少天在写生时候的照片,斜靠在走廊的柱子边涂涂画画,眼睫低垂紧盯着素描本,光斑从头顶碧翠树叶间摔落下来,只为去点缀他。喻文州去找他的时候,刚好看到这样的景象,举起手机想拍照,还是没忍住喊了他一声。

“…唔?”黄少天一愣倒是转过头来看。刚好手指摁下,将语未语的半大少年就这样倒映在手机。

很久很久以后,喻文州翻到这张在好几个手机里待过的照片时,还是会骤然失神,总觉得他还会顺着动作趋势,在手机里笑意满满地说出些什么熟悉的回忆里的话语来。

其他的照片?

都删啦。

由于这些那些的事情。

事实上黄少天极讨厌食面包,纠缠在一起的粗哑嗓子般的纤维终究比不上故土米饭的软糯或者面食的爽滑。但由于工作,每周不可避免总要吃上几顿来节省时间。咀嚼,靠牛奶驱散干涩。身边的当地小年轻家境优渥而不知劳苦,从头到脚都是无忧的夏天味道。

直觉让他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喻文州,在玻璃外掠过,他极快的扫了一眼就收回眼神,万幸没被发现。

喻文州多温柔,眉宇间都是广式好男人的姿态,常微笑,少动气,从小就学会了如何和他人保持舒服的关系,周旋有余让人挑不出半点错处。黄少天向来瞧不起这类人物,可当时偏偏对喻文州这性子喜欢的不得了,或许也跟他十分温柔八分施予自己有些关系吧。

他以为这几年过去,所谓的青春期感情比零食过期得还快。可直到他再一次碰见喻文州的时候,才感觉到自己的青春期是可以延续那么久的,因为他还是那么喜欢这个人,连惯常的话语都被掩饰进了肚子里。

黄少天三口两口吃完面包,又咕咚咕咚喝完牛奶,结了账拿着画具就走,跑到外面,呼气在围巾上方凝成白雾。他掏出手机,摁下之前才记下的号码,在呼啸寒风中大声说话:

“歪?喻文州?是我!”

“对!对对对!我是黄少天!听的清吗!”

“没有文州我就问你一下!这几天!对!就最近!你有空吗!”

“哦是这样的!我不是在这儿呆的久嘛!想带你去看看那些我觉得适合拍照的地方你觉得可以吗?!”

“好好好我回头就叫你啊!我们好久不见面了嘛!”

“哇文州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没有这种想法啊!不说了不说了实在太冷了!我先走!再见!”

沿街遇到的本国人不知道这个满脸通红的东方年轻人在喊什么,只当他是遇到了麻烦,有好心的女士过来问他怎么了。黄少天只好不停的摆手表示i am fine。

脸红什么?害羞吗?不不不,不可能的。黄少天一边走着,一边把一些奇奇怪怪的的想法晃出脑袋。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