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症晚期不治【南容】

可以叫我南容或是Mev:——)是混盗笔圈、全职圈的小透明。。同时也是二次元小伙伴,大家快来找我玩呀XD平时也就撸撸文,画画画。。。求关注,求评论LOL
(最近被伯伯拉去谈人生,决心好好学习/手动再见。。。不定期在线)强调/我练功发自真心━((*′д`)爻(′д`*))━!!!!/

「喻黄」你有没有见过他 04


☆旅拍摄影师喻x流浪画家黄
☆城市:哥本哈根
☆祝,食用愉快。笑

part.4
“文州,这是一个很有名的城市啦,网上一定也有很多棒的景点,不过你自己不一定找得到,我就带你四处走走啊。你看我这个东道主是不是很尽责?哈哈…….”

喻文州最开始只是打算自己走走停停逛一下的,黄少天这样一说,他也便没有拒绝的理由。毕竟是少天,和他在一起做什么都很好。黄少天告诉他的地址是在克里斯蒂安那自由城附近,他便一早拿着城市卡借了自行车携着相机去见他。

黄少天是一早就从临时租的房子里出来了。此时正支棱着双腿坐在画板靠着的石头上,事实上身边就有长椅,可他偏偏要在石头上伸展一下筋骨。周围的环境不可谓不乱,烟草气息环绕着整个社区,与此同时也一起环绕的还有风格怪诞的街头涂鸦,把整个街道装扮成了一个寂寞而又浪荡的老艺术家的样子。

自由城里的确有许多的世界各地的流浪艺术家,黄少天的楼上是一个美国行为艺术果(x)体女人,而他楼下邻居最喜欢弹一把破旧的乌木吉他,总是从北欧的极光一路唱到南非的草原。外人谣传的混乱事情不是没有,只是在艺术气息的冲刷下,不太能让他注意到。

走进自由城的喻文州倒是已经结结实实打了一个喷嚏,他很快就明白为什么黄少天身上会有一股子烟草气味了,不常抽烟的他显然不太适应。黄少天在石头上垂头看手机,包裹着小狮子的毛茸茸大衣让人心痒,喻文州忍不住拿出相机给他拍了张照。

听到响动的黄少天眼睛亮了亮,冲过来讨要他拍的什么照,看了半晌,笑嘻嘻地抱怨自己怎么看上去变得沧桑了,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跟他说道:

“哎呀,州仔,你知道吗!非洲部落是有这样一个说法的!”那是楼下那个弹吉他的黑人告诉他的。

“什么说法?”

“就是非洲的土著人,他们认为拍照会摄取照片上的人的灵魂的!不说真假吧,你想想啊,你刚拍了我的照片,你这样不就是把我的灵魂给夺走了吗,这可怎么办才好?”黄少天一脸促狭地去逗他。

“那……不是正合我意吗。”

喻文州叹口气,凑过去给了黄少天一个浅尝辄止的亲吻,权当没听到之前的“州仔”这幼稚的称呼。这原是他们年少时用来互相折损的。

黄少天轻咳一声,抹把脸来掩饰通红的面颊,引来喻文州一声笑。

“喂喂喂文州,你耍流氓就耍流氓,还笑,还笑什么喔!你当童话里没有警察大叔的嘛?!走走走,我带你出去逛逛!”

“好啊。”

黄少天也骑了辆自行车领着喻文州满城市晃荡,从丹麦皇家图书馆到腓特烈斯贝宫,从西部公墓到玫瑰园。在新港的水边酒吧,露天的阳光照耀在玻璃杯上闪耀出缤纷光泽,与岸边浅色建筑相辉映。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远望过满是游客的小美人鱼,她惆怅的目光,一路越过人群指向海洋的碎浪。小美人鱼终究属于海洋。她属于鱼群,她属于海草,属于蓝鲸,属于珊瑚,属于海底的沉船与沙粒。

“那么少天呢,他属于那里?许久没有回去过的G市?还是匆匆掠过的每一座城市?”

喻文州盯着黄少天,心里没来由想出这样一个问题。

评论(3)

热度(19)